快捷搜索:  ???  test  as  空调  创意文化园  ?????  ???????  ??????

中俄携手,俄罗斯导演的昆曲世家往事时隔14年再现舞台

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。”大幕开启。舞台上空悬着三面铜锣,锣下是六面高高的镜子。左面,象征旧时记忆的无数串黄色宣纸,从天花板垂至地面。6月8日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·人文之光演出季开幕之作、中俄合作话剧《良辰美景》时隔十四年重新回到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舞台。该剧由编剧赵耀民创作于1997年,剧本原先为电影而写,最终却被搬上话剧舞台,还是由一位俄罗斯导演来诠释。

毕业于俄罗斯戏剧学院的尼克拉·德鲁切克,执导《良辰美景》前,曾以话剧《白夜》夺得“莫斯科开启”艺术节最佳导演奖。《良辰美景》,这个被尼克拉形容为“很温情”的故事,围绕著名演员关栋天饰演的昆曲大师吴一蕉一家展开,以吴家幼子回忆入手,叙说他如何重返家庭,如何目睹父亲吴一蕉的得意弟子锦绣与二哥相恋,最终却是吴一蕉与锦绣无奈成婚。《良辰美景》让尼克拉感受到的不只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,更是一种宁静与深刻,“这正是古老艺术的特点,而现代艺术则是匆匆忙忙的。”

《良辰美景》分别于1997年和2001年被中国导演排演过。2004年,中俄双方确定合作一部话剧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向俄方推荐了两部题材新颖的原创剧本,但俄罗斯创作人员却选中《良辰美景》。2005年,当尼克拉拿着翻译为俄文的剧本第三次抵达上海时,不但剧本有了俄文名字《俄罗斯的中国梦》,其厚度也减去了一半。在剧本悲凉底色上,尼克拉将剧情发展集中在锦绣身上,并一再精简人物对话。

比起原剧本,修改后的台词量不到原作的十分之一。尼克拉认为,简化了的对白,将让观众不看字幕就能感受到情节的急转。台词虽少,与昆曲相关联的肢体动作、唱段却很多。通过戏曲指导石宗豪的训练,演员不光要学习昆曲的唱、念、做、打,还要学会在剧中吹笛子、吹箫。尼克拉针对每个演员的出场位置都画了数张示意图。大段的肢体表演代替台词,借助现场演奏的音乐,将昆曲与现代形体动作融合在一起,用以展示人物内心冲突。

“能用动作和舞台语言表达的,我们就不会用嘴。”《良辰美景》是尼克拉第一次接触中国剧本,他说那是一次冒险:“我对‘传承’主题很熟悉,所有民族都可能发生这样的故事。不熟悉的是这个戏是在中国古典的文化背景上发展的,但我对此很感兴趣。”《良辰美景》舞台最大限度舍弃各种景物道具,以演员的形体作为创作核心手段。全剧没有强烈、整一的人物行动,以吴家幼子口述的形式将记忆与现实穿插交错,拷问传统艺术与现代人生命追求之间的离合关系。

借壳于昆曲的俏丽,或在柔回曼转中戚戚切切,编剧赵耀民“想说的都不仅是昆曲”。“良辰美景”固然是美好之境,“奈何天”却是各安天命和无能助力的无奈。这一声叹惋击中了尼克拉善感的心灵。赵耀民认为,“导演很有想法,完全理解我的创作意图,样式感很突出……”《良辰美景》中,昆曲的优美与精致,纠结着生活的痛楚和无奈,舞台上所演绎的正是一出中国式人生的传统蕴味。赵耀民用昆曲来承载自己的人文忧思,尼克拉则将那份来自异域的理解转化为艺术的共通。“异曲同工”成为中俄双方主创通力合作的一个写照。对《良辰美景》新的理解在慢慢生发,而尼克拉这位俄罗斯导演也完成了属于自己的舞台“诗意”。

栏目主编:李君娜 文字编辑:李君娜 图片编辑:曹立媛

图片来源:主办方提供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