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???  as  test  空调  创意文化园  ???????  ?????  ??????

新乡住宿_狂风TV职工否认解散 主体迁至深圳高科大厦 家电网® HEA深度原创

近日,有媒体报道称,多地狂风TV员工收到通知称,由于融资进度问题,公司所有人员遣散。

5月21日,记者多次致电狂风集团和狂风TV暗地联系方式,但均无人接听。

当日,一年前从狂风集团离职的市场部人士向记者透露:“人都走光了,负责对外联络的上市公司市场部估计早就解散了”。

离职潮早已席卷了整个狂风集团,从2018年3月至今,狂风集团董秘、副总经理、商务总监、首席财务官、职工代表监事均已相继离职,如今的狂风集团,开创人冯鑫身兼董秘、总经理等数职。

不久前,狂风集团及其旗下子公司还曾多次暴发员工讨薪、供应商上门讨债等新闻。在狂风影音、狂风TV、开创人冯鑫等人的微博 下方,随处可见客户投诉、被拖欠账款的供应商和自然人的“讨债”留言。

尽管上述实名认证的微博,分袂从2018年5月,2018年7月、2019年3月之后,停止更新,求告无门的用户、供应商以及前员工,仍选择了一次次在评论区发泄无处安置的怨念。

 

迁址高科大厦

作为狂风集团硕果仅存的核心资产,狂风TV被传“解散”。

5月20日,有媒体报道称,多位狂风TV员工表示已从区总收到了“遣散”通知,此中提到总部正式发出通知,步队宣布解散。在一些答复中,有区总评释是由于“融资进度”问题。

 

此外,狂风TV的运营主体深圳市狂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狂风智能”)也在不久前迁址到了新住处,但对于新住处在何处,并无暗地。

5月21日,记者到达了狂风智能暗地的公司地址——三诺聪明大厦12楼、19楼,这里已经人去楼空。

门口贴着的一张迁居通知表现,“公司将迁居至新地址”,通知的签署日期为5月15日。

该楼的物业讲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12层楼的员工是在上个月就已搬走,19楼则是上周搬走的。

“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,此刻办公室归物业了,我们正在整理室内的东西。”物业说道。

在办公室门口,狂风智能还留下来了三个联络号码,但是此中一个不停无人接听,其它有一个手机号码的接线员则讲述记者,本人已经离职。

第三个能够接通的号码主人,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问询“暧昧其辞”。

该接线人员讲述记者:“公司并无解散,只是受累于行业形势,缩减规模,但没有裁不少人。”

对于公司新的迁居地点,该接线人员透露在“月亮湾小道2076号中国高科大厦”,具体在哪个楼层,其并无回应。

尔后,记者再拨通该电话时,便只剩下一片忙音。

对于狂风TV存续与否,时至今天,狂风集团都没有给出回应。

但作为为上市公司贡献超八成收入的核心子公司,狂风智能的杳无音信,亦折射出狂风帝国风雨飘摇的“出息”。

2018年,狂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.27亿元,同比下滑41.15%,此中销售硬件实现营业收入9.015亿元,占比79.99%,广告业务实现收入1.42亿元。

狂风智能为狂风集团贡献营收9.38亿元,占比超出83.23%,但由于狂风集团的硬件业务不停处于补贴烧钱阶段,狂风智能的吃亏也相当严重,2018年累计吃亏高达11.91亿元,直接将上市公司净利润拖累为-10.90亿元。

步“乐视”后尘

记不清这已经是狂风集团第几次被推向风口浪尖了。

从将经营主战场从软件转移至硬件后,市场关于狂风集团的争议就没有停过。

作为曾经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器,狂风集团也曾有过高光时刻——2015年3月24日上市之后,狂风集团曾创下37个涨停板,股价最高时曾到达327元/股,市值突破408亿元,然而如今,只剩下不到25亿的总市值。

2016年,不再满足于广告收入的狂风集团强势参预硬件市场,是一切的转折点。

在此之前的2015年,狂风集团主业仍以视频供职为主,次要营收为品牌广告业务收入,为2.12亿元,占总营收比例高达7成。

但从2016年开始,公司主营业务由正本单一的以广告收入为主的收入布局,生长为以电视业务、广告、增值供职等相结合的多元化业务收入布局。

发表评论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